逆水行舟
生活中看到無盡的象徵,寫下夢般的情景。
http://shirleyxz.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跨越性別的牆

2013-01-11 12:46:3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281 次 | 评论 0 条

今年初的一套微电影我的路,令JoanneMimi她们的生活进入了更多普通人的视线。影帝吴镇宇扮演的角色。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高薪的工作,直到妻子发现他经常打扮成女性,一切天崩地裂。离婚出走甚至选择了做手术,彻底做回自己。这个故事基本以Mimi的人生为原型,Joanne和其它变性朋友真实的生活经历也都有体现。剧中临近结尾的时候,妻子去看望手术后还躺在病床上的吴镇宇,温柔地对笑,让所有的痛苦都找到了归宿,生命达成和解,可是现实生命中,跨性别人士的命运就很难如此幸运了。


"
戏里有一幕,吴镇宇做手术前,穿成女装上街,但不知道该做什么。后来就去看电影,其实黑乎乎的谁也看不到他,但反而令她很开心,因为很安全。我们不知道其它的跨性别朋友有没有经历过,但我就真的这么做过,导演把它拍进电影,真的很开心。"Joanne说,“还有一幕是我的朋友自己的经历,就是在手术前打好短信,向朋友们报平安,甚至有什么遗言也要一并写好,万一醒不来呢。”

Joanne
Mimi原本都有另一个身份另一个名字另一种性别。改变出生原本的性别,做回自己,在今天的社会要得到家人和社会的认可并不容易。从小念男校的Joanne,很小的时候对自己的性别就有所怀疑。这一天她去参加香港一所高校的社团活动,和学生们分享自己的经历。

性格开朗的Joanne,反倒是得知手术排期的时候得了抑郁,"突然知道真的要手术了,虽然之前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这条路到手术这一刻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那一刻我发现自己还没有完全调节好。是不是一定要做手术?未来要怎么办?不可能有小孩了,以后谁来养老?等等,因为从小就上教堂,还有宗教的困扰。这些问题都要想,一下就进入了抑郁症的状态。"Joanne说起这段往事,感激身边很多人的帮助,"我算是幸运的,很快走出来,可是还有很多人走不出来,他们不愿意说,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很庆幸自己经历过抑郁的状态,这样才更能理解抑郁的朋友,现在才能帮助她们。"


每一次洗澡,面对自己的身体,手术前的Joanne,都会厌恶到无可复加的地步。可是她出生于六十年代,那个时候信息并不发达,她并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不认识自己的身份是怎样的。终于做完手术,做自己,Joanne改了名字也改了性别,人生重新开始。"我最后悔的没有和我父亲坦白,他直到过世,都不知道我其实是个女人。后来终于鼓起勇气和妈妈坦白,她很快就接受了,只是问我手术要多少钱。"Joanne说到这,笑了。"我们拥抱,那一刻,非常幸福。"


“你不要看我现在的样子好像很开心,只不过我觉得,很多时候面对困难,如果你不去面对,不正面去处理和解决,你真的找不到出路。”Joanne做完手术后拿了香港政府颁发的伤残证,病因写的竟然是“精神病”,因为说她有“性别认同障碍”,“是不是很好笑?其实是这个社会有病嘛,明明是它不认同我们的性别,是它有认同障碍。”Joanne拿出残疾证给我们看,她拿这个证倒不是为了要那些社会福利,只是觉得这个社会总是会有不公义不公平的现象出现,如果没有人出声,就不会有人去解决,“我想大家实实在在地看到,社会是怎样对待我们的。”


手术后的Joanne勇敢站出来,几乎是第一个公开承认自己跨性别,她还是女同志,仍然喜欢女生。她甚至成立了一个组织,专门推广和帮助大家了解更多跨性别朋友的世界,帮他们寻求合法的权益。"你知道吗?香港大概有二万左右的跨性别朋友,有些选择了做手术,更多的人只是把自己隐藏起来,不敢和家人说,更怕被别人发现。可是越是这样,越难走出来。前几年有二个跨性别的朋友,一个我不认识,一个是我很好的朋友,一个选择了跳楼,一个选择了烧炭自杀……"Joanne说到这,哽咽了,她的眼里泛出泪水,现场的同学们也陷入了沉思,“我说出来并不是要大家可怜我们,不是要同情。社会不知道他们,不理解他们遭受多么大的困扰,不要紧,但可不可以多一点宽容?尝试去接受他们?”

相比较JoanneMimi的路也许走得更为辛苦,人到中年,事业顺利、家庭美满,因为被前妻发现自己的身份,关系到了无可回头的地步。“我曾经和她商量,如果她可以接受每个星期给我一天两天做回自己,也许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可是她根本不接受,只是不停地让我去见医生,以为可以把我医好,可是反而把我逼到了另一端。”发现自己的身份出现问题后,Mimi的儿子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离婚后Mimi没有其它的选择,毅然决定手术,彻底做回自己。原本工作的大公司,虽然有明文规定不会歧视他这样的员工,可是当时身为中层管理者的Mimi也还是一点点感觉到了同事们异样的眼光,最终选择辞职。

“其实都差不多要退休的年纪了,辞职,净身出户,我立马要去找房子租,那时候还没有做手术,房东看见我一身女儿装,身份证上写得还是男性,差点不肯租给我,最后让我一次性付清了一年的租金才勉强同意。”Mimi这一年投身筹备一部音乐剧《美人鱼之梦》,想借艺术表达,引起社会关注。

几年前香港曾经有一例案件,是一位变性朋友想要和男友结婚,结果法院以变性后的X小姐不能生子为由拒绝,剥夺了跨性别朋友最基本的成家的权利。也因为这样,香港的跨性别朋友想要和普通人一样结婚成家,就成了不可能的梦。

Mimi以此为故事核心,想用艺术的方式重新提出这个议题,希望更多的人来关注。可是因为资源有限,《美人鱼之梦》的筹备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中间一路困难重重,她甚至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为了这套剧能够顺利演出。“戏中的女主角一共换了四次,有些是因为时间拖得太久没有空档,有些是因为家长反对她参与这么敏感的演出,还有一位是老师,因为担心被学生知道自己参与这个作品而影响老师的形象,最终还是选择了退出。”Mimi说她曾经很努力去信剧场所在区域的所有中学,希望可以邀请学生来观看演出,屯门、元朗、天水围,没有一间中学回复她的电邮,“我想他们可能觉得不适合吧,其实我很想让这些未来社会的支柱有机会看这部作品,去尝试了解我们想要传递的信息,可惜没有机会,这让我蛮失望的。”

失望的不仅是没办法让更多的学生前来观看演出,偌大的场地里,其实最终来的观众寥寥。少数人的努力和坚持并不容易,反倒是现场很多的跨性别朋友自己,很受鼓舞。有人在演出后的分享会上勇敢地站起来说,“我是男儿身,女儿心。我想做女人很难”,让场上的学者、议员甚至观众,意识到如果不是内心真的很想很想,这些朋友要承受多大的精神和身体上的压力与伤害,才可以继续这样的决定。

香港中产的圈子很小,生活的同质化那么高,大家很难接触到和自己不一样的生活状态,也就更难理解别人的人生,为什么要经受如此大的挑战。身为性别研究的资深学者,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蔡宝琼也坦言,自己研究那么多年,要不是刚好有研究生选了这个人群做研究,她也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她甚至承认,刚开始接触Joanne或者Mimi他们的时候,还是觉得不自在。后来熟了才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根本没什么区别。

“但如果这个社会可以接纳、欢迎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我会觉得,这就是一个社会开明,甚至文明的一个标准。”蔡宝琼说。

很多跨性别朋友的人生被性别问题绑架,太介意别人怎么看,容易觉得好像是整个世界欠了他。这样的状况如果持续,很难走出人生的怪圈。Joanne创办的跨性别研究中心,就是想帮助其它的朋友,其实放下了回头看,“人生经历的很多困难,都是一定会经历的,和我的性别并没有一种必然的关系,你要正面去面对。当然可能你比别人走得更辛苦一些,可这种辛苦,这种锻炼,也会令你人生的得益更多。”

微电影里最后一幕,做完手术的吴镇宇回到旧屋,开心地在原地转圈,引得一地白鸽飞起。他的样子很开心,虽然未来的人生还有很多不确定,路很长,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但那种喜悦,也许就是很多跨性别朋友心中,那小小的盼望吧。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環遊世界的公平貿易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逆水行舟

閑逸生活是懶惰的借口,偶爾一抬頭,便驚訝於大千世界的五彩繽紛,偶爾記一筆,便有了這里的故事。nishuixingzhou@g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