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生活中看到無盡的象徵,寫下夢般的情景。
http://shirleyxz.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環遊世界的公平貿易

2012-10-25 15:32:3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373 次 | 评论 0 条

這家位於紅磡偏遠商場的小店,不到十平米的面積,沒有打扮時髦的銷售員,也沒有華麗麗

的裝修,每天下午一點才開門,總有一張笑臉相迎。 

她是阿敏,MM店的主人。六十年代在港大念心理系,畢業後就有了小孩,後來隨前夫去了德

國,一住二十年,生活是一直以家庭為中心的,幾乎沒有全職工作過的她,到了退休的年

紀,反倒開始全職創業了。

 

MM店全名是德文Mini Mäuschen,迷你小老鼠的意思。阿敏說,她就是一隻小老鼠,在香港這

個地方,吸引不同的小老鼠聚集,一起做一點點事。MM店賣的是公平貿易的貨品,這源

於零五年世界貿易組織在香港開會,那一次阿敏因為機緣認識了一些菲律賓的農夫,聽他們

講工人們為了爭取一點點合理的薪酬而被打的頭破血流,這讓滿身正義感的阿敏聽不下去,

隨即想做些事幫助農夫。阿敏沒有什麼錢,也不是大機構可以批量進貨,在自己家裡開始的

這門生意,舉步維艱。

 

“第一批送來的貨,沒有包裝,沒有說明,什麼都沒有。都是靠我們自己一點點摸索出來的

呢。”年過六十,大部分時間以教書為生的阿敏,生平第一次做生意,“不知道什

B/LBill of Ladin,提單),又船又飛機的,第一次定價連運費都忘記加,不會

excel怎麼算加減乘除,一直做到今天,那個表會自動跳資料出來。”阿敏拍拍自己的肩

膀,笑著說:“我覺得自己挺厲害的了。”

 

阿敏剛開始進的貨只是分給朋友,商品也很單一。後來開始在大埔的農墟擺檔,每週日一天

的農墟,專門售賣有機健康食品。交了第一個月的租,阿敏只是和夥伴阿文去量了攤位的尺

寸,一直邁不出第一步。“後來管理處打電話來問,阿敏你們到底來不來的?怎麼交了錢就

沒人了?我們沒辦法,硬著頭皮就開始了。”都過去六七年了,阿敏說起來還是會不好意

思,教書先生放不下面子,怎麼吆喝怎麼做生意,還真是不容易。“好在周圍的攤主都很照

顧我,又幫我換零錢,又送膠袋給我,慢慢就好了。”

 

同樣是第三世界廉價勞動的產品,消費者卻要支付相對較高的價格,這些年“公平貿易”這

個詞漸漸熱門,似乎代表一種飄渺的價值、情懷,發達地區的消費者和第三世界的生產者之

間,突然有了看似直接的聯繫和尊重。可是當公平貿易的認證不斷加價,慢慢也變成了一種

壟斷和暴力,那麼究竟什麼才是公平呢?

 

阿敏說她理解的公平貿易,“就是她的生產者、生產商,如果不是自己生產的話,就是

那些產品的來源,那些農夫,要對他們公道。如果是他們自己種植自己做的,那就要對

那些工友公道。當然還有中間商,也應該有一個公道的對待。當然這部分,”阿敏說到

這,又有些不好意思,“暫時到去年為止,我應該對自己的酬勞都不算太好啦。”

 

阿敏代理的一款椰子油,原產地在瓦魯阿圖,南太平洋上一個不為人知的小島。一位有

心的公平貿易促進者,不僅將全套的設備帶去島上,教會島民如何製作最純的椰子油,

還鼓勵他們和不同的促進者接觸,拓寬銷售管道。因為剛剛開始生產椰子油,島民們還

不能申請國際公平貿易的認證,而且也負擔不起認證的費用,阿敏說,這不會影響到她

支援好的產品。“消費者很好,他們都相信自己的感覺,這個現在已經是我們的明星產

品啦。其實有沒有認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真的是很好的產品,即使兩年後它們

夠資格申請公平貿易認證了,我也會繼續支持沒錢買認證的公平貿易的產品,這不才是

公平貿易的真正意義嗎?”

                                                                                                            

阿文是阿敏的拍檔,他曾經做過倉務、做過送貨,可這些,都不足以緩解接下這門生意

後不為人知的艱苦,“香港的消費者並沒有什麼國際視野,第三世界的工人的生活狀況

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嗎?這個很難,他們更在乎有機啊,或者是便宜一些的價格,所以這

門生意,很難做。”阿文說,他真的想過很多次要放棄,可是阿敏一直在堅持。

 

我問他,在他眼裡的阿敏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想了很久,吐出一個詞“super”。“她

真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對人很寬容,又很好。我記得德蘭修女曾經有一個單子,列

了人應該有的好的品質,阿敏幾乎都有,太厲害了。”

 

這確實不是一門正常的生意,阿敏他們承擔了所有中間商的工作,去過幾乎所有的原產

地,瞭解他們的種植和生產過程,買回來又都親身嘗試幾個月再上架,詳細的說明都是

自己體驗過才加上的。哪怕店鋪很偏僻,有人也願意花一個半小時慢慢找來。來了,客

人多半停留很久,問產品也聊家常。

 

如果單看MM店不曾斷過的人流,你可能覺得,這個公平貿易底下的小生意,是可以賺到錢

的。可如果你問阿敏,她會告訴你,她這個中間商,剛剛由一個月300元左右的淨收入,升到

差不多1000元。她臉上的笑容和你心中的差異一樣,都是那麼不可思議。

 

去見阿敏的那天下午,她開著女兒給的二手車,一個人帶了幾箱貨,一路和不同的人打

招呼,開閘放好貨,還不忘問候下四周的店家,好像是回家一樣。有客人來,和她說自

己失業了;也有客人來,和她聊媽媽的身體不好,自己多年的病,一吃東西就不停嘔吐;

也有人來問她,家裡的貓不肯吃飯要怎麼處理。她一點不像個商人,不計時間地和大家

聊天。最後還送了一大堆產品給人,遠遠超過了買的價值。

 

原本定了每晚七點關門,通常因為和顧客聊得開心而過了時間;每天自己帶的中飯,有時候

要到下午四五點才可以吃上。阿敏教過書、做過財經網站,當過出版社編輯、也做些翻

譯。淩晨兩點多,MM小店的網頁還有更新,早上六點,她就已經起床,收拾第二天擺檔的貨

品。每週工作六天,獨立支撐一檔生意,她忙得不亦樂乎,根本想不起累。

 

六十年代畢業于香港大學,阿敏也算是當年的精英。之後在德國生活二十年,如今子女

和孫輩也在那安居。習慣了顛沛流離、起起伏伏的生活,阿敏說自己是一個無根的人,

也是個到處生根的人。

 

阿敏在世界各地收養了幾個小孩,有人想念醫學,她就拿離婚分得的錢資助養子的費,一學

就是十年;她曾經結識了一些非洲藝術家,喜歡他們的作品就想辦法運來香港出,既辦展覽

又開音樂會。在德國時看到非洲請義工老師,她也很有衝動去幫忙。她說她對第三世界向來

有個情意結,大家都是一樣的人,如果自己擁有的東西可以幫到他們,她很樂意去做。她曾

經是老師,教英文更教做人;六十年代,是唯一一個願意上島教麻風病人英文的大學生,七

十年代,香港大批難民潮,她又和越南的難民混在一起。 


開了MM店後,阿敏因為好的產品和難得的服務贏得了很多顧客和媒體的關注,甚至有人來找

她,願意參股並且有辦法令她的小店兩年內可以被人收購,搬去更好的地段,賺到更多的

錢,然後做自己喜歡的事。阿敏拒絕了,雖然她知道對方是好意,而且說的也沒錯,商業社

會嘛,包裝和品牌,才是消費者首要考慮的東西。可是她還是堅信,現在就是在做自己喜歡

的事呀。“我是不大現實的,我媽媽過世的時候還後悔,沒有讓我認識到這個真實的世界。

可我還是想在自己的老鼠洞裡,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不願意變大,被人收購。我自己覺得,

來這個小店的人,更多是因為我的宗旨而來的。他們來不只是買到東西,這裡還是心靈加油

站,他們來幫我加油,我也幫他們加油,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可以多加點分的,讓他們看到,

原來我身邊的人,不是我想像的那麼不好,那人也會開心點。這樣一個點,我怎麼捨得被人

收購呢?” 


“錯被吞噬,總有輪回之幸,迷蒙春雨,勁草在期待。”這是阿敏二零零零年離婚,回香港

後寫的詩。她說人生錯有錯招,也可能是另外一個機會的開始。開店不賺錢,可是有業主願

意幫她出了冷氣費,客人們甚至主動要求她不要降價,並且提高免運費的金額。相信公平貿

易於她,不是起點也不會是終點。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有一種關係叫街坊      下一篇 >> 跨越性別的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逆水行舟

閑逸生活是懶惰的借口,偶爾一抬頭,便驚訝於大千世界的五彩繽紛,偶爾記一筆,便有了這里的故事。nishuixingzhou@g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