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
生活中看到無盡的象徵,寫下夢般的情景。
http://shirleyxz.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食物銀行的二三事

2012-03-19 12:06: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6026 次 | 评论 0 条

进入二月后的香港,天气有了明显的凉意。下午两点多,在油尖旺区的一个普
通的工业大厦里,有一个不大的房间门口,一群上了年纪的老人,静静地在狭
长的走廊上,排起了长队。半个小时后,房门打开,等待他们的,有热腾腾的
麦片粥,还有供他们带回家的食物。

经历了金融危机,香港的经济在复苏的过程中迎来了更为严峻的贫富悬殊,人
均GDP位居全球第六,可七百万人口中,还有一百二十八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
下。来这里取食物的,多半是老人家,这一区,贫困情况也相对严重,老人们
拄着拐杖,爬一层楼梯,每周三次,一两百人分量的食物,用不了半个小时,
就派完了。

郭婆婆是这里的常客,祖籍广东兴宁,九六年来到香港。今年快七十的她,一
个人住在附近的天台屋,因为腿脚不大灵便,拄着拐杖走一个来回,都要一个
多小时。可她只要有时间,几乎每次都来。除了政府每个月二千五百港元的综
援外,她唯一的收入,靠卖纸皮所得。周围的书店、面包房,有纸皮的时候,
就会打电话给她,让她来拿。天台屋要爬两层楼梯,郭婆婆通常要下楼几次收
纸皮,扎捆好了第二天一早再拿去卖。推着车走几个街口,就是为了七毛钱一
斤的价格,比临近的贵了五分钱一斤。一天下来,郭婆婆最好的收入,也就是
三十几元钱,这样的日子,还不是天天有,赶上假日和周末,就一分钱也赚不
到了。

三十多元港币,在当下物价飞涨的香港是什么概念?几十元一斤的猪肉,切上
一小块,再加一斤青菜,几乎就没有什么能剩下的了。

来油尖旺食物银行的很多老人家,都遭遇和郭婆婆类似的景况。老人们靠一份
综援,交了房租,剩下的,几乎只能勉强维持一日三餐。香港缺乏全民退休保
障制度,老人家一旦失去工作能力,就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如今,香港三十万
六十五岁以上的长者,每三人就有一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令老有所依、安享
晚年成了奢侈的事。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哪怕只是两个鸡蛋、一碗白粥,对这些老人
家来说,都不舍得错过。

这是香港第一家不接受政府资助的食物银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受环保组织
赞助成立。在这里服务了一年多的英姐说,她刚来的时候,每天只有十几个
人,这两年,人数明显增加了,甚至有些年轻人都会来了,有时候,准备了两
百份的食物都会不够。

油尖旺食物银行的负责人龙纬汶介绍说,他们的食物银行,没有任何审查制
度,任何人只要觉得自己有需要,都可以上来领取食物。来的次数多了,大家
自然就熟了,聊着聊着,他也就能掌握大部份人的状况。如果是受政府资助
的那五家食物银行就不行,你一上去,就要先填很详细的表格,交代自己的状
况。然后还要经过一定的评估才可以决定是否派送食物给他。“我们选择首先
是信任,就是说,相信大家不会滥用我们的服务。当然刚开始也会有滥用的现
象,但慢慢就好了,大家明白我们的心意,也知道我们的食物来之不易,就会
更加珍惜,像家人一样。”

这里供应的食物都不是用钱买来的。

龙纬汶最初决定成立食物银行时,也曾想过是否接受政府资助,但考虑再三,
还是决定放弃每年以千万元计的资助,尝试用另一种方式,运营食物银行。
在他看来,香港每天已经有很多没有食用的食物,直接被扔去了堆填区,他
希望可以尽量搜罗,让食物的利用更合理有效一些。“你可以看到我们每次派
的食物都不一样,今天有人捐了西红柿就派西红柿,下次可能就是鸡蛋,如果
真的没东西派,那大家就一起喝白粥,这方面我们是没法和政府那五家食物银
行比,相对提供的食物比较少又不稳定,但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做法会更环保一
些。”

这一天,食物银行供应的,是粟米燕麦粥。英姐说,这是老人家们最喜爱的食
物之一。围坐在桌边的老人们,谈笑风生,他们更像是来串门子的亲朋好友,
时不时和工作人员开个玩笑,唠唠家常,还赞英姐她们的手艺好,熬得粥好
喝,一点没有受援助的味道。喝完热粥,大家还有一袋米可以领取,郭婆婆问
英姐要了两袋米,和很多其他的老人们一样,另一袋是她帮行动不便的邻居拿
的。“因为我们和周边的老人家们都很熟,所以不担心他们会私吞,这种情况
很少发生,在这里,信任和爱是最重要的。”龙先生说。

二月刚刚公布的香港财政预算案,是财政司长曾俊华任内的最后一份预算案,
其中一笔一亿元的拨款,针对的,就是香港五家受资助的食物银行。此次已
经是香港政府第二次拨款,预计这笔资金可以令食物银行的运作再延续两年
左右。食物银行的概念,最早产生于六十年代的美国,创立第一家食物银行的
John Van Henzel,在做义工期间,目睹了一位有十个小朋友要抚养的妇女,在
垃圾桶和商店附近找寻食物、收集食物及贮存食物的经过,因而产生食物银行
的灵感。在教会的资助下,全球第一家名为「圣玛莉食物银行(St Mary's Food
Bank)」,在美国开办,至今已在全世界各地推广,意在为经济有困难的个人和
家庭,提供短期的援助。

二零零三年,香港成立第一家食物银行,零八年底,受到金融海啸的影响,香
港的贫困人口大幅增加,政府决定出资一亿港元,与五家非牟利机构合作,包
括圣雅各布福群会、循道卫理观塘社会服务处、东华三院、香港妇女发展联
会、香港圣公会福利协会等,针对全港贫困人口相对集中的各区,提供最长不
超过六个星期的食物援助。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统计,个人收入在全港个人入息的中位数一半以下的人士,
即每月个人收入不够三千五百元的,称为贫穷人口。三年来,这五家受资助的
食物银行,面对的需求也急速上升。根据统计,仅东华三院善膳堂一家,二零
一一年下半年申请食物援助的人数较上半年增长了差不多六成,成立至今,提
供的日餐数目超过五十八万。

成立之初,五家受资助银行被批评最多的地方,在于他们的食物主要以罐头为
主,长期食用,对人体健康毫无益处。到后期,增加了可以在超市换领食物的
服务,也被公众质疑,因为超市价格普遍过高,影响了需要援助的市民实际可
购买的数量。东华三院「善膳堂」食物援助服务助理统筹刘剑云介绍说,他们
一直在改善提供的食品种类,目前罐头食品所占的比例,已经大幅下调。提供
的食品,以米、罐头、快餐面、油等为主,此外他们还开始派发自制的食物
券,每一张面值十元,可以在附近的街市,买蔬菜或者猪肉。虽然目前参与计
划的摊铺还不算太多,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也缓和了社会对政府食物银行只从垄
断商家购买食物的抵触情绪。

与民间食物银行不同,在东华三院领取过食物的两万多人次中,所占最高比例
的,是儿童。这个比例背后显示的,是年轻家庭的需求,尤其是三十到三十九
岁这个人群,可能妈妈家庭主妇要带小孩,一家几口就靠丈夫一个人的收入维
持,一旦丈夫失业,家庭生活就会陷入困境。

李小姐一家便是这样的情况。

她说她还记得第一天带着一岁大的女儿走进善膳堂时候的情景。“其实最初我
很犹豫,这样去拿免费食物,好像没丢人。可是工作人员很热情的接待了我
们,在详细询问了我们的状况后,就给我们准备了一家人的食物,我最开心的
是看到有奶粉,可以给我女儿喝,外面太贵,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从内地嫁来香港的李小姐,广东话并不流利。虽然善膳堂为她提供了六个星期
的食物,可这并不足以解决他们家的问题。因为语言的障碍,她基本没有工
作。接受食物援助后,东华三院的其他相关机构介绍她到附近小区的长者家里
帮忙做清洁,时间灵活又可以赚取一些收入贴补家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
了政府资助的大机构网络,可以从食物援助层面,延伸出更多根本性的帮助计
划。

无论是民间还是政府,食物银行的出现,对于广大生活艰难的民众来说都是福
音,在这个贫富差距全球最严重的城市,这些长者、小孩的正常生活,还期待
更多善长们的援助。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最了解女性的中國男作家      下一篇 >> 香港社区经济的探索与可能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逆水行舟

閑逸生活是懶惰的借口,偶爾一抬頭,便驚訝於大千世界的五彩繽紛,偶爾記一筆,便有了這里的故事。nishuixingzhou@g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